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限制三级  »  美少女与猥琐老师
美少女与猥琐老师
我叫顾大郎,在一所私立学校供职,师范大学毕业后的我由於沉浸在失去初恋女友的伤痛中,从而错过了公立学校的师资招聘会,走投无路的情况下,一向内向懦弱的我鼓起最后的勇气,硬着头皮将自己的苍白的大学简历投向全市各所私立学校,最后撞大运般的被现在的工作单位录取了。

  我算是负责学校的日常摄影工作,自然也没有正式编制,但是於我来说,算是有了糊口的工作,我也有了藉口留在了这个所谓的大都市,从而避免回到老家成天面对父母恨铁不成钢的抱怨。

  八点整,我和往常一样来到这所全市有名的私立学校,开始一天的工作——实际上也没有什么工作,混日子而已。「混」——也蛮符合我这个肥胖宅男的形象的吧!

  我性格内向、不善交际,所以也没有什么好朋友,下了地铁,低头进了学校大门就直奔我的办公室而去。我扶着楼梯上的栏桿,喘着粗气上了三楼——我的办公室在四楼,对於我这个肥胖者来说真要命!

  一阵喧哗声和脚步声从下方的楼梯上传来,一群高年级的小学生从我身边跑过,一边互相嬉笑打闹,一边飞快地从我身边掠过. 没有一个同学向我打招呼,就像没有同事会和我微笑一样,我是那么没有存在感的物件啊,即使对这些天真的小学生来说,我也只是提着照相机出现在各种场合中的那个肥胖叔叔罢了。
  每当这个时候,我都会自怨自艾一小会儿,然后我诡秘的一笑,会将脚步放得更慢,偷偷地落在最后,同时瞇起眼睛往楼梯上面瞄去。

  这是我一天无聊再无聊的工作中,为数不多的期待时刻。

  虽然只是五年级的女生,但是青春的气息已经完全开始在她们身体上展现出来了,那白嫩嫩的大腿真叫人垂涎欲滴,而私立学校校长的怪异想法,引入了日本那种所谓的水手服,最妙不可言的是这裙子未免也太短了吧,我只要抬起头,稍稍撅起脖子,就可以看见那五颜六色的少女内裤了啊M像现在一样!

  真好啊!少女的大腿和内裤抚慰了我昨晚相亲失利的伤痛啊!这是最好的良药啊!我不由地发出愉悦满足的叹息。

 白生生水嫩嫩的女生大腿和被纯白棉质内裤包裹着的小屁股们不停地映入我的眼帘,用时下流行的话来说:我可耻的硬了。本就已经气喘吁吁,现在更是在楼梯间举步维艰,心情却奇蹟般的雀跃起来,我慢吞吞地挪着步子,不由地对我当初留在这个学校的决定深感庆幸。

  哇!咦?这是……丝制的内裤吧?又一名女生在我头顶的楼梯口出现,但是我一瞬间瞄到的竟然是紫色的丝质小内裤,和其他小女生穿的棉质内裤完全不一样!虽然还稍显纤细,但是这位神秘少女的大腿线条已经接近完美了,浑圆、笔直、修长、匀称.

  更不可思议的是被窄小内裤包裹着的臀部已经稍显规模,那丝质内裤只能紧紧包裹住三分之一的屁股,另外的臀肉不安份地从秀裤两侧探出头来,随着楼梯间少女轻快的步伐不断弹跳颤动,就像果冻一样诱惑着我的视线。

  好翘的屁股啊!好嫩的大腿呀!这是哪位同学啊?已经发育得这么好了,长大以后还得了?一代尤物啊!我咂吧着嘴巴,想快步赶上去看一看那女生的脸,却还是不舍得这百褶裙下的无限春光,癡迷着最后的那几秒钟转瞬即逝的惊艳.
  做老湿真好呀……我咽着口水,美滋滋地回味着刚刚的景緻,眼前还满是那短短的裙摆在楼梯间阳光下晃动的光影。

  来到办公室,我熟练地登录校园网,查到了刚刚去上实验课的班级,哦,原来是五年级三班的孩子呀!五年级,应该是11岁,正是青春初绽的年纪,不得不说,现在孩子们营养真好,才11岁,就让我这样的中年屌丝色欲熏心了。
  我咽着口水,熟练地操控着电脑,一下子将那实验室的监控切到屏幕上,除了负责摄影摄像外,我还兼任这个学校的电教工作,电教员和摄影老师这两个职业一结合……嘿嘿,能产生巨大的效益啊!

  显然现在我的心情没有往日的自怨自艾,通常这个时候我总是要郁闷一会儿才能从无人问津的苦闷中回过神来,今天我却兴緻勃勃,精神异常抖擞,学校每个角落基本上都设置了高清探头,包括教室里,利用职务上的便利,我有时候会偷偷用一个软件将摄像头中的影像传递过来,看着一个一个教室里上课的景象,算是打发时间.

 今天我的注意力还在刚才那个裙底风光上,我迫不及待地想知道到底是哪一位女生才11岁便有着如此诱人的臀部和大腿曲线。

  刚刚是她最后一个跟着同学上楼的,那应该是最高的那几个女生,我开始调整画面,仔细搜寻着后几排的女孩子。最后一排有四个学生,其中两个男生两个女生,一个女生较为肥胖,我第一时间就将其排除掉,那剩下那位应该就是了。
  我定睛看去,映入眼帘的是少女绝美的脸庞,脸型浑圆而匀称,脸颊略微鼓起,略带一点婴儿肥,一对眼睛大而明亮,乌黑闪耀,配合着修长卷俏的睫毛,新月般淡淡的眉毛,挺立的鼻子。

  真漂亮呀!再配上她高挑的身材,尤其是那双白嫩的大腿和线条完美的小腿肚,将来一定是颠倒众生的绝世尤物啊!虽然只是小学五年级,男生们已经有了潜意识中的爱美之心,有几个不安份的小子藉着各种机会回头去偷看她。

  女孩子的嘴唇较为丰润,色泽充满着青春的气息,虽然隔着屏幕,也让我忍不住想一亲芳泽。少女此刻正抿着嘴,嘴唇微微噘起,嘴角泛出一丝嘲弄似的微笑,再看看她的眼睛,并不是在试验台前像打了鸡血般活跃的丁老师身上,正自顾自地瞟着窗外。

  这种神情……有些漫不经心又有些愤世嫉俗……这不应该出现在才11岁的少女脸上呀,况且是这么可爱漂亮的少女。我查了查座位表,看到了她的名字。
  五年三班,朱可儿。

  日子一天一天过去,我就在「下班后屌丝中年男的自怨自艾」和「上班时猥琐大叔的内心骚动」两种状态之间不停切换。说来可笑,我灰暗生命中的唯一亮点,居然来自於11岁的女孩,五年级三班的朱可儿。

  怎么回事?这个女孩比我小整整二十岁啊!我三十一,她十一,这……可是每每想到这里,我内心深处仅有的一丝道德疑虑也会被脑海中那惊艳的少女裙底画面所击碎。

  於是乎,我会特地查到了这个美少女的课表,提前来到她的周围,寻找再一次猥琐的机会。

  我来到熟悉的那个楼道,蹲在楼梯下方,装模作样地整理着一些琐物,说实话,以我这个电教员的身份,无论干什么其实人家都不会在意。

  我乐得自在,其实我在等那五年级三班的下课,只要一下课,他们就会从四楼的教室里出来,因为下一节课是体育课,这样会有机会看到一双双白嫩的少女大腿和诱惑的白棉内裤从我头顶的楼梯间闪耀。

  耐心的等待一定能换来鲜美的果实。

  来了,首先是欢快的声音,11岁的小孩子就是呱噪,尤其是女生的声音,大老远的就传了过来。不过,现在00后的身体倒是发育的让人激赏啊!我使劲擦了擦自己本来就很小的眼睛,准备欣赏等会儿的美景。

  脚步声由远及近,我也调整好蹲姿盯着楼梯口,幸好我的眼睛本来就小也不会引起怀疑。

  男生的速度一向都比女生快,他们很快就从楼梯间经过,果然没有人会注意我,连看都不往楼梯下的我看。

  然后……女孩子来了,我由衷地感激这所学校的校长,是他定下了「女生一定要穿裙子」的校规。果然是私立学校,连校裙的款式都很像岛国的式样,百褶裙,高束腰,裙摆还超短,这时候我一边窥探,一边喟叹。

  爽啊!这个年纪的少女还很单纯,不太会煞风景的在超短裙下面穿那种反人类的安全裤,我体会着成语「酒池肉林」的真正含义,十几双琳瑯满目的少女大腿从我眼前晃过,直让我大感幸福,眼睛都快要看花了,不过我还在强忍着,期待着最高潮的快感,我在等着朱可儿,她似乎一直有点不合群,总是吊在班级的大部队最后。

  果然,等到学生们三三两两都走光了,一位穿着校裙的女孩子款款从楼梯间走下来,我眼睛都直了。太美了!自下而上望去,小皮鞋、被黑丝包裹着的圆润小腿、白皙滑腻的大腿,一直到紧緻的初具规模的小翘臀,形成了一道惊人的曲线,肌肤雪白酥腻,恍若透明,隐约透出淡淡的清络。

  很少有女生会选择非白色的内裤,毕竟是小学生嘛I是每一次偷窥,朱可儿内裤的款式和颜色都接近成年女性的,她今天穿着的是黑色的……还是薄纱式样的,等於是半透明的,如果是成熟女性的话……阴毛都会被看到吧……难道她是拿妈妈的内裤偷穿?

  我再也无暇多想,学校的每一层的楼梯只有十二格,也就是说,这番美景最多也只能看十秒钟,我闭住呼吸,眼睛瞪得都痛了,还一眨不眨,生怕漏掉每个瞬间。

  好白,好嫩,好诱惑!

  我陶醉了,不过隐约我感到一丝奇怪。

  然后……后……我脑子里「轰」的一声,忽然间我回过神来,原来奇怪的地方是这双美腿并没有远去,反而走下了楼梯后,转了个弯,然后美腿的主人蹲了下来,在我身边,就离我10公分都不到。

  我脸色一定是很难看,因为我感觉到脸上火辣辣的。女孩子轻轻地说:「老师,嗯……你在干什么呢……」声音清脆,动人好听,尾音「呢」字吐得很长,颇有点调皮的意味。

  「我……我……在整理些器材……」一向不机灵的我偷窥女生还被当事人抓了现行,更是紧张得结结巴巴。

  「哦~~老师你在整理器材哦……让我来帮忙吧!」朱可儿意味深长地笑了笑,凑了上来,一把将我手边的包裹夺走。

  「你……你!」我手忙脚乱地想抢回来,可肥胖的身躯在窄小的楼梯下方的空间里显得十分臃肿,根本无法和灵活的五年级小学女生抗衡。

  朱可儿轻易地将包裹打开,里面完全没有什么所谓的「器材」,反而是……
  「哇!老师你好黄色啊!怎么……怎么包里是这种漫画书呀?」朱可儿瞪圆了美丽的大眼睛,手里拿着我昨天晚上从黑市里淘来的日本18禁成人漫画书。
  操!完了!我教育工作者的身份也即将走到尽头了!一时间我脑海里像炸开了锅,乱哄哄的响着一团。

      甜美可爱的朱可儿哭诉着将事情告诉了她的家长;

           家长愤怒地冲进校长办公室;

  新闻媒体记者蹲守在学校大门口,採访着小学生;

        小学生惊恐地诉说着那个怪大叔的情况;

          报纸上我的丑脸印在醒目的位置;

          远在家乡的父母看到后惊厥过去;

         河中浮肿的屍体被沖到下游的岸边;

  那张脸!那张脸是我啊!

  我不要!!!!!!!!!!!!!!

  我像筛子一样抖动着肥胖的身体,豆大的汗珠从两鬓滴落。

  「《变态叔叔的玩具》、《萝莉俱乐部》、《贫乳少女的忧伤》……哇!叔叔你不但变态,而且是非常变态呀!」

  我无法言语,喉咙口好像被一块大石头堵住了,再……再这样下去,我都能感觉到小便快要失禁了。

  「怪不得你经常像现在一样,蹲在这里看小学女生们的裙底风光了!你是娈童癖!」朱可儿皱起了她可爱的眉头,一本正经的宣佈。

  我就像是被吊起的猪,屠刀马上就要砍到我的脖子了,偏偏我连垂死挣扎的勇气也没有,这个时候眼前这漂亮的朱可儿只要尖叫一声,旁边办公室里的老师们就会冲过来了吧?

  正当我仓皇无措的时候,小妮子娇声笑道:「小学生的内裤有什么好看的,要看你也应该去初中部呀……虽然说我们学校都没有高中,但是初中女生发育总比我们要好吧?」

  古怪古怪!好像有什么不对劲呢!我一时更是呆住僵在那里,突然听到这么一句话,想不到她竟然没有第一时间被我这个变态的行为吓到,反而说了这些。
  「好不好看?」她凑了上来,少女的脸完美无瑕,嘴角的微笑甜美无双,却让我感觉到十分诡异。

  『好看啊!你的……屁股……就比一般初中女生更提拔,屁股也更翘更结实啊!』我心里这么想,但话是说不出来的。

  「什……什么?」我支支吾吾。

  「小学女生的裙底风光好不好看?」

  「好……好看……」我没有办法思考,只能下意识的回答。

  「嗯……谁的最好看?」

  「啊?」

  「我问你,那么多女生呐……谁的屁股最好看?」朱可儿瞇起了她的眼睛,朱唇轻吐。

  「你的……好看……」我汗如雨下,却还是结结巴巴地说。

  「哼……你这个变态大叔!」小姑娘的神色一下子变得很奇怪,先是嘴角满意地抽动了一下,随即闷了一会儿,还是无可奈何地羞红了脸,然后一个飞腿踢了过来。

  朱可儿身材挺拔,一条腿又长又健美,猝不及防下,皮鞋印上了我的脸。
  「啊……」我低声惨叫了一声。

  见我如此迟钝,她还不罢休,右腿又踢了过来,带着凌厉的风声。这次我有了反应,毕竟比她大了二十岁,少女的身手虽然敏捷,但力量还是不足,我下意识地伸出右手护住自己的脸,左手胡乱地向前一抓,正好将她的右脚握在手里。

  朱可儿本能地想将腿抽回来,但力量毕竟不足,一只右腿只能僵在半空中,我张开眼睛,被眼前的美色又迷住了。原来穿着超短校裙的她由於这个姿势变得春光无限,少女洁白如玉的大腿根部和双腿间紫色丝质内裤组成了绝美的画卷。
  「你……你放手!」少女低声命令道,口气很是不善。

  「……」

  她的声音好像从好远的地方传来,虽然离得那么近,正神魂颠倒的我根本听不清楚。

  朱可儿深吸了一口气,转而用酥酥嗲嗲的声音央求:「好叔叔,好老师……
  你……你先把人家的腿放开,你……弄痛人家了啦!「

  我浑身一个哆嗦,通体舒爽无比,手里自然也再无法用力抓住她的脚,她奋力一抽,力气却使空了,撞到了楼梯板。

  小妮子捂住了头,哼声道:「你……太过份了……我要去告诉校长!」
  「别,别……我求求你……」我低声下气地乞求着小学女生。

  她的眼珠骨碌了一下,我分明看到了里面的狡黠,却听到她的声音一本正经道:「咳……那个……上天有好生之德,你这个事呢,虽然可恶,但是中年男人的无奈我也可以理解,所以本姑娘决定,只要你答应我三个要求,记住是无条件答应,那本姑娘就可以放过你,不把你偷看小学女生内裤的事情说出去。」
  我一听,喜出望外,没有出息地连连鞠躬:「好好好I儿你说,我一定做到!」

  她扬了扬眉毛:「原来你知道我的名字呀,是不是偷偷查到的?」

  我头如捣蒜:「是啊,像你这样的清纯美少女,我怎么会漏过你的名字?」
  她扬起头,鼻孔中呼了口气,好像一副「那是理所当然」的表情,随即说:「不许你叫我可儿,可儿这个称谓,只能是我妈妈叫的!」听起来这个少女很爱自己的妈妈啊!

  她忽然好像想起什么有意思的事情,笑着说:「呐,第一个要求很容易做到喔!每天我上学和放学的时候,你准时到校门口,大声说刚刚那句话!」

  「哪句?」

  「啊呀,你笨死了啦!」小妮子叉腰,恨铁不成钢地跺跺脚。

  「啊呀,你笨死了啦?这句话不大好吧?这不是诅咒吗?」我奇怪道。
  少女又是一个飞腿袭来,这次我不敢挡了,硬着头皮挨了一下。

  「傻瓜你听好,你要说的是这句:早上好,青春无敌美少女大人!下午好,青春无敌美少女大人!记好了吗?」

  我无语地瞪着她,这也太奇怪了吧?正常来说,这个年纪的少女正是害羞怕生的时候,这位朱可儿同学怎么好像有点问题……而且这么一来,我的形象……
  也毁掉了啊!

 〈我犹豫,小妮子皱皱眉头,不悦道:「怎么,你不答应?那好,我现在就去找校长!」说罢转身。

  我暗暗叹了口气,反正我的形象不用毁也基本是个垃圾了:「我答应你I儿!」

  少女没回头,纤细的肩膀却耸动了两下,看起来是在笑:「你叫我什么?」
  声音里也藏不住得意——偏执儿童得到心爱玩具的那种喜悦。

  「青春无敌美少女……大人……」我呻吟着。

【完】